パクチー好き❤
子博密碼:夜會播放電視台英文簡稱+首播日期共6碼(三個小寫英文字母+三碼數字)

ars/虹 Anywhere but here

 *J禁,虹


“……松潤。”


松本坐在床邊的沙發上,聽見櫻井的聲音於是轉過頭,他光著身體坐在溫暖的棉被裡,睡眼惺忪地望著他,問:“我睡了多久?”


松本走向他並在床沿坐下,順了順他散亂的頭髮,然後低頭看了下手錶,說:“差不多……三個小時吧。”


“一天都要睡掉了。”櫻井語帶可惜地歎氣道,邊...

[ars/潤翔] come back

*J禁,潤翔
*感恩惜福,unit曲萬歲

他今天會遲到十分鐘。

松本坐在錄音室裡,翻看著新曲的歌詞,邊用鉛筆在上頭標著記號。

他以前沒有這個習慣,剛開始錄音,在同一個合音唱錯好幾次後櫻井才搶過他的歌詞本在上頭畫上一大個生氣的符號,那之後松本才終於開始這麼做。

前幾天他在群組說有點感冒了,松本便想,他等等過來,大概會帶著口罩吧,頭髮保持著前一個工作的樣子,手上拿著最近總穿的那件深色外套,口袋裡的零錢撞著細碎的聲音,進來後他會先找到松本潤,然後笑著說抱歉我遲到了,肯定是這樣的吧,好像都能知道似的。

其實他以前也不這麼常想著他的事。

每天的安排、每個行程都在一起,帶著衝動的心情像是被稀釋了...

生日快樂



回到了對他、對他們來說有點特別的日子。

最剛開始只有大野智,他回過神來就發現自己站在醫院裡,穿著睡前沒有換下的衣服,醫院走廊上人來人往的卻也沒有人認出他。

這裡不是2017年的東京,周圍的人都穿著有些年代感的衣服。

大概是夢吧,他心想,最近一直很在意後面牙齒有點痛,是因為這樣才夢見了醫院的吧,雖然他覺得應該夢見牙醫才對。

他漫無目的地沿著牆壁走,總覺得有股被丟進電影場景的旁觀感,周圍的人像是沒看見他似的,但因為有了做夢的認知,他也不怎麼在意。

“大野くん、”

有人從後面拍了拍他的肩膀,大野回過頭,看見櫻井翔穿著睡衣站在他身後,他忍不住笑了起來,脫口而出說:“為什麼穿著睡衣?”...

ars /虹 This is MS

*J禁
*搞笑短文,慎入
*內容會再加www

最近MJ有個十分在意的同業。

通常同業是不會互相聯絡的,連長相都不一定曉得,但最近有個傢伙在圈子裡特別有名,卻不像MJ一樣是帥出名氣來的,那個傢伙每每破壞現場,門、窗戶、牆壁、電梯門,無一不踹破,全身像是鐵打的一樣。

聽說他的代號是SS(這倒是很帥)。

MJ能說是認識他、不、比認識還要更親密的,當他不使用代號時,他們是在同個組合裡的愛豆,雖然誰也沒說喜歡什麼的,但好像接過幾次吻,這個又是題外話了。

今天,難得有團體任務。

“我說你啊、” MJ將西裝的扣子扣上,邊轉頭看著一旁的SS,說:“你最近不會太有名了嗎?”

“什麼意思?”

“聽說你...

5/31 生日

“有吉さん、我能進去嗎?”

有吉抬起頭,看見櫻井半開著休息室的門,探頭進來。他一和有吉對上眼,立刻露出笑容,又問了一次:“能進去嗎?”

有吉哼地笑了聲,抬手指著他說:“你這不就已經進來了嗎、”

櫻井笑了笑,側身走進房裡並隨手關上門,他已經換下了衣服,準備回去的樣子,也不打算坐下,只是站在門邊,望著有吉說:“有吉さん,收到禮物了嗎?”

“什麼禮物?”

“生日禮物。”

有吉只是看著櫻井而不回答他,故意製造了一段根本沒必要的沉默,而後才又開口問道:“生日禮物?”

“為什麼這種時候要裝傻啦、”櫻井不明所以地笑出聲,說:“請宅配寄過去的,收到了吧?”

“啊──”有吉假裝...

ars/虹 日常

*J禁,潤翔潤

“休息吧?”

松本端著咖啡,從廚房走了出來,櫻井沒有看他,專心地看著電腦,手指輕輕地滑著小小的觸控版面。

“翔さん、不要假裝沒聽見。”

櫻井笑出聲,抬起頭看他,說:“我沒有假裝沒聽見。”

松本將咖啡遞給他,在他身邊坐下,櫻井輕輕喝了一口,濃醇的咖啡香讓他放鬆下來,松本向後靠在沙發上,一隻手繞到櫻井的背後放著,櫻井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說:“……怎樣?”

“沒怎樣。” 松本露出牙齒笑了笑,邊用下巴指了指櫻井看了三個小時的電腦,說:“放桌上、休息吧。”

“哈哈哈、真是、那是什麼語氣?” 櫻井用腳踢了下松本的小腿,有點不甘願地將電腦擱在桌上,然後又喝了口咖啡。

“咖啡...

ars/虹 時間は残酷で優しい


 

 

 

 

房裡沒打開燈,牆角像生長出植物一樣灑落著窗簾攔住的微微細細的陽光,松本意識模糊地醒來,上一秒的夢境在睜開眼的瞬間就忘記了,他有些悵然若失地翻過身,看見櫻井翔坐在他身邊,可是他卻無法立刻確定對方是不是真正坐在這裡,於是他伸手碰了碰櫻井的手臂。

 

 

 

 

 

“翔くん、”他下意識地喊道,櫻井彷彿有些詫異地回過頭看他,那雙好看的眼睛在昏暗中仍明亮而乾淨,隨後櫻井莫名其妙地笑了起來,說:“還沒睡醒啊?”

 

 

 

 

 ...

有翔

有吉一收錄完就立刻回到休息室收拾東西,平常都會跟來休息室找他說話的櫻井似乎也察覺到他的不耐煩,從剛才就沒看見他了。

才剛這麼想,有吉的手機就響了聲,有吉換好衣服才打開來看,是櫻井傳來的訊息。

——有吉さん,我在停車場等你。

有吉沒有回傳,嘖了聲收進袋子,無精打采地走向停車場。遠遠就看見櫻井站在他的車子旁聽手機,他一抬頭看見有吉,便匆忙地掛上電話,然後喊道:“有吉さん、”

“讓我猜、”有吉打斷他的話,調侃地笑道:“你又把你的經紀人趕走,現在想來跟我要計程車錢?”

櫻井笑出聲,開玩笑地回答他:“是的,請給我三千元吧。” 然後兩手像在捧水一樣伸了出來。

有吉假笑了一下,打開駕駛座的門坐進...

© 炸蝦 | Powered by LOFTER